微信企業號是否是微信企業的級的終點

Posted in 最新資訊

微信的發展,讓我們看到了互聯網的時代的變遷的快速,微信便捷,開創了企業公眾號,方便了企業用戶的營銷;當企業只運用對外的營銷,忽略內部管理時,微信又發佈了微信企業號,那麼微信企業號的發展會是怎麼樣,是否會是微信企業級的終點呢?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一、企業號的內在矛盾及其根源

  企業號的思路有兩個關鍵問題:

  首先便利性在企業軟體中排位元非常靠後。

  在個人應用這個層面上,可以做一個很酷的產品,通過口碑傳播形成連鎖效應,最終就可能會出微信,WhatsApp這類神話。但這對企業軟體不是最關鍵的東西,企業是務實的,它首先必須看到實際收益而不是爽或不爽,這天生就決定企業軟體的滲透必然是一個緩慢的過程。在這一過程中企業要考慮的因素遠多於個人。而在諸多因素中微信所占優的部分(比如易用、便利等)是次要部分,這反過來意味著相對于現存企業軟體微信是處在配套的位置上。

  如果說微信對接電商是順勢而為,那微信對接企業號則是劍走偏鋒,試圖以弱勢地位來主導企業軟體的發展方向,這天生是困難的。

  其次是會導致在個人體驗上有大矛盾。

  微信此前一直是以個人為中心的一款產品,不管是朋友圈,公眾號,服務號等走的都是用戶是上帝,讓個人用的爽的思路,但企業號不是的。你不能假設每個人都是工作狂人,熱愛工作,事實上正相反大部分人可能盼早下班,不喜歡工作。簡單來講企業號與讓人爽相反,走的是讓人煩的方向。這不取決於你產品做成什麼樣,而取決於一種必然邏輯。這就使這款產品內裡就會有種矛盾:一隻手在拉用戶,一隻手則在推開用戶。而企業號應用範圍越廣這種矛盾就越大。

  對此我專門在V眾投上發起了一個問答來統計各行各業朋友的意見,從結果來看大部分的反應與我上述所說吻合,也就是說大家確實認為企業號是個讓人討厭的想法。 樣本不是很多,但大家所處的行業,工作的地點都不一樣,同時我也相信我的朋友們不會騙我,所以我認為這結果非常有代表性。

  作為結果我們似乎可以這麼講,企業號這東西看對了方向,但找錯了切入點,用錯了手段,掛的可能性非常的高。

  但我們必須承認上述只是基於現有資訊以及特定假設的一種分析和推斷,如果微信可以跳出這種假設,那也許別有一番局面,雖然我認為這可能性極低。

  二、企業號於微信是福還是禍

  企業號一出無非三個結局:整合成企業軟體的入口,不死不活,掛了。就微信的特質與企業軟體的特質來看後兩種可能性更高。這甚至不在於你產品做的怎麼樣,而是企業號所依賴的基本假設很可能是有問題的。

  往極端講因為其內蘊的矛盾這甚至可能成為一個偉大產品由盛而衰的轉捩點,天下沒有長勝不敗的將軍,也沒有基業長青的企業,自然也不會有永盛不衰的產品,而像微信這麼成功的產品如果出問題,要麼是趕不上時代巨變,要麼就是被自身內部的矛盾所沖毀,而企業號則很可能是使矛盾爆發的一個導火索。

  三、企業號的誘人邏輯

  下面這種猜想使企業號看著非常誘人:背靠大量用戶以便利性倒逼各種企業軟體接入微信。這樣就可以像移動互聯時代的微信一樣,佔據最有力的位置,不管後面怎麼變化,自己都可以立於不敗之地。

  但這很可能是一個看著合理,但其實站不住腳的邏輯,是一種把做個人應用的思路徹底生搬硬套到企業軟體的思路。分析和猜測總是要和事實相驗證,等企業號正式推出,並應用一段時間後,結果如何到時就一清二楚了。

  如果不給出建設性的思路,上面的文字很可能會被誤以為是一個狂人在專職搞破壞,說的全都是這也不行,那也不行,為了避免給人這種印象,下面我來說說我對企業軟體的一些理解。

  四、企業軟體可以怎麼做

  企業軟體這事近來有升溫的趨勢到企業軟體很可能是下一個機會,再下來就是微信企業號的傳說。

  如果不出意外這是機會是無疑問的,我們很難想像移動以及雲的興起不會對企業辦公產生影響。這裡的關鍵在於怎麼樣去抓住這個機會?

  形象來講個人應用可以很像遊擊戰,以精幹團隊,打造優秀產品,這樣在視窗期裡就有可能獲得極大成功,這一模式在很多產品上得以體現,國外有著名的InstgramWhatsApp等,國內比較典型的就有微信自身。但企業軟體與此不同,更像陣地戰,沒法劍走偏鋒,迅速建功,必須一仗一仗打,同時還要避免邊際利潤的下降。

  這樣一來故事也很簡單,如果我們假設企業有生存壓力,一定會非常務實,那麼切入企業軟體市場,借助摩爾定律的力量,大幅拉低企業在這類軟體上的開銷。這是基礎,之後是生產力上有促進,最後才是所謂的企業社交以及便利,易用等等。其實走的就是這種套路,它從企業最關心的問題切入。

  傳統的企業軟體是部署於企業內部的,又由於企業不同的需要做了大量定制類的工作,這就是攻堅手段,所以傳統的企業軟體大多做的很辛苦,其市場確實是一仗一仗打來的。但這做法的關鍵壞處就是邊際利潤會下降,而實際上由此產生的一切開銷還是會分攤到企業頭上。這樣一來形式就存在著大幅拉低成本的機會,並可以以此為契機對企業軟體的格局進行再平衡,比如對一定規模下的企業免費,但提供80%的應用場景,這樣一來如果企業成本壓力大,就會傾向於放棄自我定制部分,而使用SaaS平台,這樣故事就可以開始了。但不管怎麼樣這都是比較艱苦的陣地戰,非土豪不能玩。

  如果把面向個人的產品與面向企業的產品放在一起比一比,我們就可以更清晰的認識到他們的不同。

  面向個人的軟體可以主打體驗,甚至體驗就是一切,但面向企業的產品則首先是實效其次才是體驗。如果結合上面的新形勢:雲與移動,那麼實效這兩個字就可以進一步分解:最直觀的是成本,其次則是生產力。而就生產力而言,又可以分解為不同層次,最低的層次則是提高溝通的便利性,但應該不僅只於此,它更多的意味著工作方法的變更,想像下電子郵件,影印機,Word這樣的軟體其實是顛覆了辦公的形態,而雲與移動的導入同樣也會帶來這類巨大的變化,比如所有的工作資訊有統一的入口,只用流覽器就可以在自己的入口上完成每天的工作,再比如伴隨個人行為都在網路以及資料庫中而來的評價方式的變更等。找到這類故事的突破口,需要想像力,也更需要宏觀方法論的支援。缺了這兩點的企業軟體就更像缺了靈魂,這實在是現有很多企業軟體的現狀—單純的去解決現場問題,進行大量定制化,最終逼近一種用軟體的與做軟體的逼近一種雙輸的結局。如果展開,這將是一個更長的故事,在後面會陸續提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