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種關係我們叫它“僵屍關係”

Posted in 最新資訊

在使用微信時,或許許多人都對這種心境和狀態有所體會。如今,基於微信的社交關係的確發生了較大變化。最初,微信上的圈子多是小圈子,由親朋好友組成,這種關係是強關係,且大多是現實生活中的關係,這種關係的穩定性很高,即便不使用微信,這種強關係依然可以靠其他方式維繫。隨著微信越來越成為職業社交、工作範疇、營銷的工具,一個人的圈子的確由當初單純的強關係圈子,擴大到了更大範圍的圈子,甚至更多的交叉圈子,而這種圈子是基於弱關係的,不依託情感來維繫,只為了滿足工作、職業社交需求、營銷目的等。

於是,基於微信平台的社交圈子最終形成了兩種關係:一種是真實的強關係社交圈子;另一種是基於某種利益需求臨時搭建的弱關係。

微信用於工作交流、職業圈子社交、營銷推廣等方面的需求越多,弱關係圈子佔據的比例就會越大,那上面描述的這種畫面就會讓人愈發感到真切。其實,人們感到疲憊、失落、焦慮等情緒的真正原因並非如許多文章所說的“增多、氾濫的朋友圈資訊”(這只是一方面),本質在於,這種臨時搭建的弱關係給不到我們足夠的滿足感、安全感、維繫感。

問題恰恰在於,這種弱關係圈子在微信上比重越來越大,如何影響到我們?以及對微信產品本身有什麼反作用?

一、以利益需求為基礎的“臨時社交關係”:最易成為“僵屍關係”

如上所說,這種關係如今在微信上佔據的比例較大,這種關係雖然是因工作原因、職業社交、混跡某個階層而起,但本質上就是以利益需求為基礎的。當然,這裡的利益並非貶義詞,也並非指金錢,而是帶有某種特定目的或需求。比如一個並不熟悉或陌生的人加你為微信好友,因為TA想諮詢某些事情,或者只是初步建立微信聯繫以便日後有所求,或者為了儲備人脈,或者為了營銷推廣,等等。

總之,這種關係不是由真實朋友引發的,而多半帶有一定需求。這種關係在利益需求發生時就會啟動,並搭建起來“臨時社交關係”,一旦需求達成,社交關係便會逐漸淡化,甚至重新歸於陌生人行列。所以這種關係就像一種臨時默許的“交流契約”。

如果僵屍用戶是代表微博上大量不活躍、沉默的用戶的話,那麼把“僵屍關係”形容微信上這種臨時搭建的關係似乎也很貼切,這種關係的活躍性在大部分時間是不啟動的,靜悄悄的躺在那裡。看似你有眾多“好友”或“關係”,但它們很多時候都形同虛設,互動性較差。正是因為我們微信上的“僵屍關係”越來越多,由此產生的資訊冗餘雞肋越來越嚴重的時候,我們的承受力便要報警了。

二、臨時社交關係向緊密關係轉化需要什麼條件?

說到這個問題,那就要先聊聊人與人之間關係的維繫了。

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如果希望更有粘性,並向緊密的情感關係轉化,是需要條件的。第一個條件便是:真實情景下的交流和維護。有研究表明,人與人面對面的交流會才會促進社交關係的增強。所以,對於微信上多數臨時搭建的弱關係,只有不斷地有機會或創造機會進行真正的交流,那這種關係才有可能更加緊密,共鳴越多,才會產生情感因素,而情感才是維繫關係持久的重要紐帶。原則上講,更加緊密的社交關係才會有更多互動、交流,活躍度也較大。

那這種真實情景放在微信上看可以是:不斷融入微信上某個圈子,並在其中不斷曝光自己獲得交流機會;不斷與他人討論;也可以從線上轉到線下進行更多面對面的交流。所以,在微信上與他人高頻的交流,或者能把這種臨時關係轉化到線下,才有可能讓臨時關係昇華,變緊密,才會有更多互動。但是,一般情況下,大多數人做不到這一點。如果不能,那麼這種臨時關係便會在建立聯繫後很快淡化,後續的互動也會缺乏動力。比如像一些不愛參與圈子討論也無心刻意營造交流機會的人,是極易成為“僵屍關係”一員的。

第二個條件是,當臨時社交關係在利益需求重新啟動的時候,交流和活躍度會再次啟動,如果這種利益需求不間斷持續地發生,比如彼此加對方好友後,因為工作需要定期會有溝通和交流,那這種關係長期來說也會變得緊密。但這種情況在你的圈子裡發生只是少數,因為對你來說確實有長期交流需要的人畢竟佔據少數,剩下的臨時社交關係大部分時間仍處於沉默狀態。

第三個條件是,當臨時社交關係找到了“共鳴區”,比如關係雙方興趣愛好相投、生活環境相差不大、關注的資訊類似、工作內容非常交叉等等。只有發生共鳴時,兩個互不熟悉的人,或兩個因某種利益需求而搭建的交流關係,才會有進一步維繫的欲望,這種關係才有可能從臨時關係轉化成有情感的緊密關係,交流互動會增多,甚至成為真實朋友。不過,人生知己難求,這種“共鳴”也可遇而不可求。

因此,這些轉化條件雖然是可以有機會達到的,但對於多數人來說並不會頻繁的發生,所以我們的朋友圈仍以交流不多、互動不多、活躍不高的臨時社交關係為主。

三、為什麼這種臨時社交關係會逐漸淡化、活躍度下降,甚至越來越沉默?

正如前面說的,臨時社交關係都是半路上建立的,多數是基於某種利益需求,所以搭建臨時社交關係的雙方是不瞭解彼此的。我們不知道對方真實的生活怎樣,我們在朋友圈看到對方的資訊是經過特別標籤的,這些資訊是經過自我篩選和過濾之後的。也就是說,我們看到的對方,無論是生活、性格、性情、愛好、習慣、工作等等都是對方希望我們看到的,且都是碎片的。

所以,我們無法真實的瞭解對方,如果又不存在接觸機會,那麼我們無法感知到彼此全貌,於是更不願意流露本我,因此,這種臨時社交關係的維繫也只能是斷續的,利益需求發生時才會最大程度啟動,互動關係的長期維繫變得困難。所以偶爾在圈子裡發資訊便成了一種創造互動機會的辦法,不過,資訊曝光量不宜太少(太少不利於臨時社交關係的維繫),又不宜太多(過多又會對造成資訊壓力)

對於大多數人來說,這種臨時社交關係似乎成了一種雞肋。比如,別人因為某種原因加你微信,而交流後你們沒有更多資訊往來,或者成了永遠的陌生人,但是對方的資訊又時常出現在你的朋友圈,而這些資訊你並不太關心,所以這樣只能徒增資訊處理的壓力。此時便會出現三種情況:

第一,遮罩,彼此成為永遠的沉默者,再無互動和交流,化成真正的“僵屍關係”,如果對方發現“被遮罩”,有可能還會惡化關係;

第二,出於某種考慮,時常給那些跟你建立臨時社交關係的人點贊,偶爾評論,但這會讓你變成點贊機,並會累心。

第三,不遮罩,但永遠不點贊,也不會評論互動,因為“實在不瞭解你,對你沒有真實印象,有時我想評論互動,但實在不知用什麼合適的字眼說起。我擔心不當的評論會破壞彼此假設的印象。別怪我不說話,因為我們實在不熟。”

那麼這種狀態造成的直接生理反應就是,對無關信息量增大的焦慮甚至是反感,最終這種狀態會大大減少我們打開微信刷朋友圈的頻率,因為避開是緩解資訊壓力和焦慮感的直接辦法。所以,我們就可以理解,為何如此多人都在呼籲逃離微信朋友圈,丟開手機回歸真實生活。臨時社交關係的活躍度低,甚至會變成僵屍關係就是這個道理。

四、微信朋友圈粘性將減弱,多數人成為孤獨的表演者

我們還會發現,微信朋友圈加的不熟悉的人越多,我們越沉默,因為人們是不太有意願將自己真實的生活狀態暴露於並不熟悉的人面前。於是,當微信平台越來越多地成為人們職業生存、發展、營銷等的工具時,這種圈子裡的沉默是必然要發生的。

而對於微信上原本真實的緊密社交關係(親朋好友,強關係),微信實際上起到的是通信平台的作用,這部分強關係的活躍度有限。即便不使用微信,這種強關係仍然可以依靠其他通信方式維繫。而就是那些基於微信而生的弱關係是被綁定在微信平台上的,如果不能找到轉化成緊密關係的方式,只能靠微信來維繫,但正如上面所講,這種長期維繫的成本太高,難度也大。但這種弱關係如今在微信上佔據的比例較大,勢必會造成朋友圈的粘性減弱。

另外,我們不容忽視的一個事實是,每個人關注和照顧到的範圍是有限的,比如關心的多是自己的生活圈、工作圈、階層圈、職業圈,你給自己定位的角色也限於一兩個。比如,混媒體的人會經常關注並發佈媒體圈的動態和資訊,但這些資訊並不能引起你其他圈子朋友的興趣,那這些圈子的互動一定是很少。而對於那些並不熟悉的臨時社交關係,因為並不熟絡,生活或工作無交叉,所以互動頻率也會較少,這種關係越多,互動性越低。

於是,舞台中央那個孤獨的表演者又浮現在我的腦海中。每個人都站在舞台中央,卻不知觀眾是誰,面目如何。每個人的朋友圈都有如此多“好友”出現,但卻不知道這些“好友”怎樣,該如何互動瞭解。當你的熱情散去,朋友圈又會怎樣呢?誰又和你是“僵屍關係”?

小編溫馨建言:我們每一個人都要好好經營我們的微關係,無論是有需求的你還是有需求的我,多一份經營,多一份用心,我們便能保持一種好的微關係,不至於輕易化作泡沫破碎掉!